筆下文學 > 大界皆歌 > 第二十七章

  距離西西維奇的演奏會,還有六天。
  經紀人金牙嬉皮笑臉,跟西西維奇商討著:
  “我們要摧毀一個人,不一定要從肉體上,二云他們已經去辦了,我們現在可以在精神上摧毀那個愛歐。”
  西西維奇面無表情,轉動眼珠望著他。
  點了點頭。
  金牙恭敬地低下頭:
  “您大可放心了。”
  西西維奇開口說道:
  “摧毀,徹底摧毀,還有那個外鄉人。”
  他把拳頭一攥。
  “好的,這是當然的。”經紀人油滑地笑道。
  ……
  教會醫院。
  “現在傷者狀況良好,已經可以下床行走了。”護士同愛歐說道。
  愛歐謝過她。
  雨果直接往她手里塞了一顆金子。
  他們帶著愛麗絲來到瑪麗夫人的床前。
  風吹動窗簾,陽光從窗外照進來,在地磚上形成一個光芒的方格,瑪麗夫人躺在床上,嘴里嚼著一塊兒蘋果。
  “夫人您好!”雨果向瑪麗夫人鞠躬。
  “您好。”愛麗絲也有樣學樣地鞠躬。
  瑪麗夫人看著愛麗絲:
  “真耐人兒(太可愛了),這是天上掉下來的天使嗎?”
  愛麗絲嚴肅地說:
  “嗯,是。”
  雨果坐在床邊的凳子上:
  “我是愛歐的朋友,專程來看看您的情況。”
  “啊?你是什么時候出現的?”瑪麗夫人大吃一驚。
  “我的存在感這么薄弱嗎?”
  愛歐道:
  “這位是維克多家的大少爺,這是他的……額……妹妹愛麗絲。”
  瑪麗夫人目瞪口呆:
  “啊?維克多?是那個維克多……”
  愛歐點點頭。
  瑪麗夫人立刻掀開被子就要起身行禮,雨果阻止道:
  “不用了不用了,您是病人,而且我也不在意什么貴族不貴族的,只是個畫家罷了。”
  瑪麗夫人驚魂未定地回到床上,看一眼愛歐看一眼雨果看一眼愛歐看一眼雨果:
  “行啊你,臭小子,你有這朋友怎么還一直沒當上貴族。”
  “這種事不要當著別人的面說啊!”愛歐大叫道。
  雨果輕松地說:
  “按說我能幫這個忙,但是愛歐始終不同意,說是要靠自己的努力。”
  瑪麗夫人點點頭:
  “好小子,沒白疼你,有點骨氣。”
  “只是……”雨果的眼神黯淡下去,“現在恐怕是沒機會了。”
  “怎么了?”
  愛歐嘴角拉成一條無奈的直線,慘然一笑。
  ……
  “什么?愛歐辭職了!”原團長憤怒地敲擊著桌子,“那可是我們歷史上最優秀的騎士!無論如何,想辦法把他的思想工作做好,告訴他不要因為一時沖動做出終身后悔的事情!”
  二云把辭職信按在桌上:
  “嗯,我希望再給愛歐一些思考的時間,相信慢慢地,他會理解我們的用心良苦的。”
  “二云,”原團長拍著他的肩膀道,“愛歐雖然了不起,但是畢竟只有十九歲,心智還不成熟。你現在當上團長,我也沒資格再指揮你們了,我只希望你能完成我的愿望,讓愛歐懸崖勒馬,迷途知返,盡快回歸到騎士團這個其樂融融的大家庭中來,二云,拜托你了!”
  原團長凝視著二云的眼睛,二云堅定地點點頭。
  涼氣蟄伏在地面上,悄悄地爬進屋里。
  當行路人都不由得加快腳步時,大家知道,王城又開始下雨了。
  天空烏云密布,人們本來期望著這雨像往常一樣,來得快去得也快,最多三天,這場雨就會結束了。
  愛歐和雨果在醫院門口分道揚鑣。
  “愛歐,接下來你要去哪?現在還有辦法揭露二云和西西維奇他們嗎?”
  愛歐看著他,臉上流露出難以描述的悲傷神情:
  “直到現在,我也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這一切。我的腰間仍然佩戴者‘法’的勛章,這是我曾經作為騎士的至高榮譽,我必須找到足夠的證據才能指控二云,給逝者慰藉。”
  “愛歐……”
  “我現在必須找到大師和圣桑,這兩個人沒有我的保護很危險。”愛歐堅定地說道,“二云現在已經成為了騎士團長,只要隨便用些由頭,抓到他們簡直是易如反掌。”
  “愛歐……真是的,我雖說是維克多家族的長子,在這事上一點也幫不上忙。”雨果惱怒地捶打著自己的胸脯,發出劇烈的咳嗽聲。
  “你不要自責,你已經是貴族,我沒有資格抱怨你。”
  “但是,我們也是朋友啊。”
  雨果說著,感覺到幾把傘撐在了自己頭上。
  身邊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齊齊把傘舉在雨果頭上。
  雨果疑惑地望著周圍的幾位:
  “你……你們在干什么?”
  “雨果少爺,”其中一個人說,“您別淋濕了,我們回家吧。”
  愛歐笑道:
  “我說過,你是貴族,是偉大,現在的我只是一個平民罷了。”
  幾個人擁著雨果漸漸遠去,雨果回首,看到愛歐的身形在凄厲的風雨中顯得愈發渺小,在兩旁的二層別墅中孤獨地立著。
  愛麗絲時不時地回頭看向愛歐。愛歐目送他們,看到她好像跟雨果說了什么,雨果則撓撓頭,十分為難的樣子。
  愛麗絲最終倔強地掙脫了雨果,在雨中,奔向愛歐。
  雨果笑道:
  “你們這幫臭小子,把我的妹妹們全都拐走了!”
  愛歐看見愛麗絲朝自己跑過來,臉上寫滿了驚訝。
  傾盆大雨籠罩了這座環形的城市,細密的雨絲潤了即將凋零的折柳,迷了業已流淚的眼睛。
  愛麗絲跑到愛歐跟前,張開雙手。
  “嗯?”愛歐看著她,“干什么?”
  愛麗絲嘴巴一嘟,把臉扭到一邊,然后把雙臂收起來了:
  “愛麗絲跟哥哥一起去找……”
  愛麗絲感覺一股力量將她舉起,雙腳離開地面,她看向左邊,愛歐沖她笑:
  “是想讓我抱你嗎?”
  愛麗絲臉頰通紅,頭頂似乎冒出一陣煙氣,她低下頭:
  “不……不是啊。”
  她開始掙脫起來:
  “放開我啦,愛麗絲自己走。”
  她感覺到溫暖的東西遮蔽了雨絲。
  愛歐用自己的外套蓋在她身上,自己穿著一件單薄的藍條紋襯衫。他將腰間的勛章摘下來遞給愛麗絲:
  “昨天,謝謝你。”
  愛麗絲皺著眉頭:
  “嗯?昨天發生了什么,愛麗絲不知道啊。”
  愛歐說:
  “握緊勛章和衣服哦。”
  “為什么衣服這么暖和?”
  “是魔法,熱系的。”
  “愛麗絲要學。”
  “好,我可以教你。”。
  我的兩個朋友,身影漸漸被細密的雨絲淹沒在長巷的盡頭。
  我望了望天空,雨滴從我的魂魄透過去,這場人們以為三天就會停歇的大雨,一連下了整整十五天。
澳门押大小高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