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一葉清寒 > 421詭異之旅7
    那個紅衣男子笑了笑,璀璨的眸子里數不清道不明的笑意浮現出來:
  
      “如你所見,你覺得呢?”
  
      這個西年輕笑了一聲,然后看了看這個座位,并沒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葉青黎卻覺得背后一涼,這目光似乎有著不一般的力量。
  
      “這里,有人類出現過的氣息。”
  
      “嗯,當然了,今天是我的婚禮呢,新娘,是一個人類呢。”他雙手撐在臉上,笑著回答。
  
      如果是一個女孩子來做這個動作,或許還顯得可愛,可是,這個高個子的男子,做起來就有些奇怪了。
  
      她的目光和她的心情一樣微妙,情不自禁就對這個人豎起了大拇指。
  
      男子挑眉,對著椅子做出了回應。
  
      “你還在找她那?”
  
      “你自然知曉的。”西年嘆了一口氣之后,吐露出這句話。
  
      很難想象,西年這樣的男人,竟然還有讓他很是憂心的事情,只能說,情之一字,可能太過傷人了。
  
      葉青黎心里有些酸澀了。
  
      女子天生就比男子更加敏感,這一點也不假,如果看到這里,她還不明白究竟大概是怎么一回事,那就真的是太奇怪了。
  
      “你找她做什么呢,天上地下,只有那么一個她。
  
      而你,還有他,都錯過了。
  
      我不太清楚這么些個中緣由。
  
      可是,西年大人你可要清楚,莫要欺騙自己。
  
      你可知道,人自欺起來,和神自欺起來,大抵效果是一樣的。不會因為你是戰神,無往不勝的神,就有半分的改善。
  
      作為千百萬年的上位神,你應該知道,這魂魄都散盡了,是怎么一個后果吧。
  
      就算是再回來,也不是那個她了。你這又是何必……”
  
      “夠了!”
  
      西年似乎一點也不想再聽下去了,臉色上的哀痛是那么分明。
  
      沒錯,是那般分明。
  
      是那種,痛到極點的表情。
  
      葉青黎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他,于是很是恍惚地看著眼前的這個人。
  
      她重生以來,一直就沒有離開過的那個神。
  
      神族,也是會痛的。
  
      她現在才有這樣的感覺,因為感受到了西年身上那種,將近要毀天滅地的悲哀之色。
  
      究竟是誰,能夠讓他變成這個樣子?
  
      她很是心痛,不僅僅是因為西年的悲痛欲絕。
  
      還有,絲絲密密的,說不出口的酸楚。
  
      不知道這種詭異的沉默持續了多久,等到這沉寂被按下終結鍵的時候,天色竟然已經黑了。
  
      并不明朗的光影中,看得出西年被半覆蓋的臉,精致的沒有一絲瑕疵的容顏,在這樣的模糊中,也沒有褪色半分。
  
      “唉……”若有若無的嘆息聲出來的時候,葉青黎和這紅衣男子的心頭皆是一震。
  
      兩個人,似乎都對這個高大的男子,有了些微的陌生。
  
      “是好是壞,終究是我一個人的。
  
      我想看著她,就算她忘記了我,忘記了一切,又怎么樣。
  
      她說,她不希望我難過……
  
      可是……
  
      我不難過的時候,是真的忘記她的時候了。”
  
      而他,不愿意忘懷。
  
      就算忘記是那么具有誘惑力。
  
      分明是在引誘著他,抹去往昔的一切,重新開始,重新開始一切。
  
      “黎明,是曙光,是澄澈……”
  
      女孩的聲音似乎還在耳邊,一切都好似在昨天發生。
  
      不是魂牽夢縈的聲音,卻也差不了多少了。
  
      俗話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葉青黎看到的是西年的側臉,流暢的線條,真的如同上帝手下最完美的藝術品,挑不到一點的問題。
  
      在那古銅色之中,微長的睫毛之下,有水光在微動。
  
      映照著,最后的那一縷夕陽的溫度,明媚而憂傷。
  
      他,是真的很傷心。
  
      因為,一個離開的人。
  
      離開了很久的人,一直追尋了很多年,可是沒有追尋到的人。
  
      葉青黎想要張口說說話,最好,是打破這種靜謐,這種氛圍太好了。
  
      太安靜了,太凄美了。
  
      連帶著,她也想要哭泣了。
  
      沒有辦法,人最深處的感情,總是有表達方式了。淚水,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種。
  
      開心的,悲哀的,痛苦的,憂愁的……
  
      都可以,在這淚水中,找到合適的表達方式。
  
      可是,怎么能,那么悲傷呢。
  
      這種感覺,太悲傷了,讓人心疼。她忍不住就想要打破。
  
      在她說出話之前,那紅衣男子,很是及時地給了她一個眼神,示意她一定不要說話,要注意情況,莫要釀成大錯。
  
      不要最后,離開都不行。
  
      葉青黎無奈,于是也只能看著這令人無比落寞的場景。
  
      那凝結的淚珠,究竟暗含著多少的情思啊。
  
      不管是誰,或許都會為眼前的這個癡情的真誠男子,而感到同情的吧。
  
      可是,葉青黎心里,并不是完全這樣的。
  
      心里絲絲密密的愁苦,像是綿延展開來的長卷一般,那般冗長。
  
      橘紅色的光影,似乎是有一瞬間的錯亂,然后像是一幅畫,被暴雨,瞬間沖刷去了色彩一般,變成了空洞的白色。
  
      很純粹,很空洞的,滿世界的白色。
  
      在這片虛無的白色面前,似乎只有自己一個人。
  
      望著四圍的寂靜,和茫然,找不到方向,心里沒有依托。
  
      怎么辦?
  
      有時候,只有一個選擇并不可怕,因為,你還有路可以走。
  
      若是,連一個選擇都沒有。看似哪里都可以,實際上哪里都不可以。
  
      才是最可怕的。
  
      就像是這個時候。
  
      “腳下沒有路。
  
      所以,所有的方向都是路。”
  
      葉青黎盡量保持著穩定的心情。
  
      可是,前方,并沒有目的地,甚至,并沒有方向。
  
      什么都沒有。
  
      這個時候,時空好像是停滯了一般。
  
      這枯燥沉悶的白色,吞噬了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
  
      遙遠的遙遠,不知道有多遠,似乎有歌聲傳過來。
  
      是小女孩,特有的,很是清甜的嗓音。帶著些微的柔軟的音調。
  
      葉青黎不知道她在唱什么,但這聲音里的歡快的氣息,是掩藏不住的。
  
      很有感染力的聲音,雖然看不到,但葉青黎的心里,算是好受了很多。
  
      這就是這種聲音帶來的力量吧。
  
  
澳门押大小高清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