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落雨劍殤 > 第二百三十章 處處有陷阱

第二百三十章 處處有陷阱


  沈瑯的理由充分,可是大家還是紛紛阻止他去魔教涉險!面對眾人的反對無奈之中的沈瑯最后也只能妥協,答應大家不去魔教就是!
  “太好了!”聽到沈瑯終于肯放棄去魔教,孫義終于松了一口氣!
  可是熟悉沈瑯脾氣秉性的書生陸成風去在一旁一直苦笑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自己徒弟,一旦決定了的事,沒有人能夠讓他回頭,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至始至終沒有說一句阻攔勸阻的話來!
  有些話說了等于白說,還不如不說!
  “阿彌陀佛!”德遠大師此刻一臉嚴肅:“如今北方鏢局的危險已經解除,我們在這已經待了有些日子,給鏢局添了不少麻煩,剛才沈少俠提出我們大家離開,老衲也覺得是時候離開了,這樣明天我們就全部離開這里怎么樣?”說完看了一眼孫義和俞志二人一眼。二人一起點頭表示贊同。
  “沈少俠,一路過來一定非常勞累,我們大家伙讓他去休息一下,而我們也都各自回去收拾行囊,明天一早上路!”孫義讓大家回去收拾東西準備離開,讓沈瑯休息!
  “沈公子,請隨我來!”聽到群雄明天就要走,諸葛晴心里感到一絲失落,叫上沈瑯準備帶他去休息!
  “大師,晚輩先告辭!”沈瑯向德遠大師一拱手。隨即又看了兩位師父一眼。
  “去吧!”乞丐沖他一揮手!
  得到師父的準許,沈瑯跟著籃玫瑰和諸葛晴出了房間,走在路上沈瑯問籃玫瑰:“籃姑娘,你是怎么會碰到大師父的!”
  籃玫瑰便把二人分手后在一個路邊小店,看到四名大內高手被殺以及和乞丐偶遇最后見到沈瑯母親經過說了一遍!
  “我母親她還好吧?”沈瑯向籃玫瑰問了一下母親的情況!
  “伯母她老人家挺好的!”籃玫瑰告訴沈瑯他母親很好。
  “對了籃姑娘,大師父那個人,你和他接觸有一段時間了,應該知道他那個人比較愛開玩笑,所以他說的話你別往心里去!”沈瑯想起大師父說籃玫瑰是自己小娘子的話,覺得自己有必要解釋一下!
  “哦,我知道!”不知道為什么聽了沈瑯的話后,籃玫瑰的心里竟然有一種失落的感覺!
  諸葛晴走在前面一直默默聽著兩個人在說話,直到走到自己和籃玫瑰住的閨房前停住腳步對沈瑯說道:“沈公子,你現在到我和籃姐姐住的房間暫時休息一下,我一會馬上讓人給你收拾一個屋子!”
  住二女的閨房,沈瑯連忙擺手拒絕:“不用了,我還是去到大師父和二師父房間小睡一會。”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籃玫瑰在一旁叫住沈瑯道:“沈公子,大師父和二師父與孫幫主擠在一個房間,你就別去在擠了!”
  “可是!”沈瑯撓了撓頭,讓他住女人的閨房他真的有些不好意思!
  “沈公子,你也就暫時休息一下,等房間收拾出來你就可以去那休息了!”諸葛晴在一旁說道!
  “好吧!”話說到這份上,沈瑯也就不在推辭。
  “沈公子請!”諸葛晴上前為沈瑯把門打開!
  沈瑯略做猶豫后邁步走了進去,一進門一股淡雅的香氣撲鼻而來,環顧整個房間到處都有一種女兒家溫婉細嫩的感覺,上好檀木桌椅上雕刻著細致好看的花紋,一座華麗的梳妝臺,擺放著女兒家用的胭脂水粉。粉紅色的幔帳,兩雙上面繡著荷花的被子整齊疊放在床榻上,整個房間到處都灑滿了女人的氣息,讓沈瑯站在那有點望而卻步!
  “站著干什么,沈公子快里邊請。”諸葛晴說話間走上前來到床上自己蓋的被褥鋪好,之后請沈瑯休息!
  沈瑯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渾身上下的臟土,一臉尷尬地說“還是算了吧!我這渾身臟兮兮的,這床和被被我蓋過之后,你們也該扔了!”說完不等身后藍玫瑰開口,一個‘鷂子翻身’從窗戶跳出去逃走了。看到沈瑯狼狽地走了,背后傳來兩個女人的笑聲。
  “玫瑰姐,真沒看出了,沈公子還這么可愛!”好半天諸葛晴才停住笑,此時沈瑯已經在她心里被深深吸引!
  藍玫瑰笑了笑沒有說話,女人的心都很細,她從諸葛晴的眼神還有說話的語氣能夠看出,她非常的欣賞沈瑯。
  “對了,玫瑰姐明天德遠大師他們都走了,你也會走嗎?”諸葛晴神情有些黯然地看著藍玫瑰。
  “當然!”藍玫瑰點點頭,在自己身上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能帶上我嗎?”諸葛晴用熱切的目光看著藍玫瑰說道:“我想和玫瑰姐一起去闖蕩江湖!”
  藍玫瑰委婉地說道:“傻妹妹,你沒有到江湖中去過,不知道江湖有多么的驚險!江湖上步步有陷阱,處處是殺機!”
  “玫瑰姐這個我知道!”諸葛晴使勁點點頭說道:“我父親常年在外走鏢,他經常給我講道上的兇險,也經常對我說,江湖充滿了血腥,到處是爾虞我詐!一個看著漂亮的女人很可能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母夜叉!一個老態龍鐘看著手無縛雞之力的老者很可能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殺人狂魔!在江湖你眼睛所看到的永遠不一定是真實的。所以他告誡我說女孩子一定不能涉足江湖!”
  藍玫瑰點點頭道:“你父親說的很對,江湖就是那個樣子,就連你睡覺都要睜著一只眼睛,要不然你恐怕永遠沒有機會在睜開眼睛!”
  諸葛晴一臉決然而然地說道:“但我還是要去江湖上,去歷練一下自己,并找到我的殺父和殺兄仇人為他們報仇!”
  諸葛晴性格單純,而且武功微末,根本不適合在江湖上行走。藍玫瑰想直截了當拒絕又怕傷了她的自尊心,只能安慰她道:“這件事你還是好好和你母親商量一下,我想她老人家一定不希望你到江湖上去拋頭露面!”
  諸葛晴在心里已經下定了決心,態度堅決道:“我不管我母親同不同意,如果玫瑰姐姐你不帶我,我自己也要去江湖尋找仇人,就算最后死在江湖的路上我也不后悔!”
  “傻妹妹!”話說到這個份上藍玫瑰知道自己在怎么說,也不會打消諸葛晴的這一念頭。
  
澳门押大小高清图片